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安庆市中小企业信息网 >> 本站公告 >> 浏览文章

    合作金融机构遭遇紧缩

    文章来源: | 点击量: | 更新时间:2011年04月07日

自从去年合作金融机构在调控中不再受到特殊待遇以来,这位处长就已经深刻感觉到紧缩的味道扑面而来。“之前也有过多轮宏观调控,但和我们关系不大。可这一次,无论是范围还是力度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贷款规模限制、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多项调控措施无差别化地实施,让不少联社业务部门老总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多家合作金融机构业务部门负责人对《农村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合作金融机构作为银行类金融机构已经成为了此轮调控的一部分,和其他商业银行没有区别。

当监管层将社会融资总量作为调控的一大标准,合作金融机构无疑就被波及其中。面对商业银行的扩张竞争,面对小额贷款公司等非银行类金融机构的抢食份额,合作金融机构在“束缚”中前行。 

前所未有的紧缩
  对于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来说,本轮调控无论在范围还是力度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据记者了解,为了照顾涉农金融机构,去年年中时,银监会对合作金融机构的贷款规模限制有一定程度的放松,允许适当做大,但年底前必须压回“红线”之内。

“最初是通过窗口指导的形式,必须压到位,否则会有业务限制,对高管人员也可能会有处理,措施非常强硬。”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对于调控我们很理解,去年为了达到银监会下达的调控目标,在最后一个月用各种办法压了100多个亿,最后不但达标,还超压了几千万。”上述处长表示。

在监管部门屡次施压下,金融机构的日子不再像过去两年那样舒适。根据自身状况的不同,各家机构有的感到存款吃紧,有的感到资本金不足,有的感到成本上升。紧缩,确实给这个行业带来了不小的震动。

一位农村金融领域专家对记者表示,据其观察,虽然去年各家银行类金融机构完成了涉农贷款“两个不低于”等目标,但是从社会资金投向和占比上来看,此轮调控恰恰是削弱了涉农金融机构的发展。

据记者了解,多个省联社的各项贷款余额,不但低于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平均贷款增幅,甚至低于该省内的平均水平。而从贷款投向上,根据相关口径,多家合作金融机构过去3年中涉农贷款余额始终保持在50%以上。

民间借贷升温
  从社会资金投向和占比上来看,此轮调控恰恰是削弱了涉农金融机构的发展

“今年以来,形势更严峻,因为人民银行是根据各家金融机构去年年底的规模来确定今年各家机构的规模。”某农商行相关人士对记者透露。他同时表示,去年由于怕受到处分,很多合作金融机构都没敢在年底时冲规模。“年初设定规模时没有明确告知额度设定的标准,而年终的统计数据表明,还是超了4000亿元,但不知是哪些机构超了,也没有见到具体的处分。”上述人士表示。

银行信贷被压缩,但实体经济对资金的渴求却没有由此降低。尤其是一些抗风险小的农户、中小企业,为了保证资金链不发生断裂,依旧会想各种办法来索求资金。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去年的调控让浙江、江苏等地的小额贷款公司、民间借贷等着实火了一把。在某些地区,民间借贷的额度甚至能和银行类金融机构的信贷投放持平。

“当地最高的利率甚至能达到6—7分息。”浙江一位熟悉该领域的人对记者表示。他还告诉记者,当地一家资本金约1亿元的小额贷款公司在去年一年中的收益就有近4000万元。

由于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隶属于地方政府,而民间借贷更是无从监管,因此有专家表示,监管部门在对社会融资总量进行控制时需要考虑这些因素,否则不但会伤及银行类金融机构,调控最后的效果也会打上折扣。他认为,对各类机构的监管措施不能一刀切,要区别对待。

而对于屡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多家合作金融机构负责人表示,由于存款充足,因此对信贷投放影响不大,但由于资金冻结对整体的收益确实产生了一定波动。

压力下的机遇
  受到了限制,大家都不能快速发展,这是农村合作金融机构修炼内功的大好时机

经过过去几年的发展,合作金融机构已经展现出了新的面貌,存、贷余额稳健增长,不良贷款率持续下降,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等风控指标逐步达标。同时,机构的法人治理结构、经营水平亦在不断改善。但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些成绩并不能让这些机构放松警惕。

面对紧缩的政策,传统存贷业务的利润空间在下降,同时各类机构还在不断进入原有的市场。如果信用合作金融机构不从自身改革,将会在未来几年失去生存空间。

“受到了限制,大家都不能快速发展,这是修炼内功的大好时机。”这样的观点得到了很多合作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的赞同。

据某省联社相关部门人士介绍,由于目前的存款主要是储蓄存款,其中70%-80%是定期存款,资金成本很高。因此该联社将全面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加大低成本存款的营销,并且从同业吸收部分资金。

为了降低储蓄存款的压力,该联社还将通过产品多元化、服务多元化转换存款,大力拓展中间业务。“除了代收代付外,今年主要加大代理保险的营销。目前监管机构对这类业务很严格,但由于我们刚起步,规范可以降低风险,是好事。”该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有的省联社提出搭建理财业务的平台,通过代理买卖、贴牌、自主研发等方式,为农民提供更多的投资渠道,也为自身开发新的盈利渠道。

<< 突破中小企业融资“瓶颈”系列 关于继续组织中小企业经营管理人员赴德培训的预通知 >>
发表评论
用户评论